首页

视频

小说

青春性事: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被同眠(8)

作者: 来源:119632 更新时间:2021-10-20


望着周萍浪荡中略带娇羞的迷人媚态,林青的龟头在狭小肉壁间徐徐前进,感觉两侧湿润阴肉紧紧的束缚,随着鸡巴的不断深入,周萍眉头微皱,小嘴中吐气发出“哦、噢”的娇嗲哼吟,蜜洞在反复的抽送下变的又热又湿。她配合着林青的节奏摇摇翘臀。林青更加卖力,每次顶到尽处总会摇动屁股让龟头在花心旋磨。

“噢,啊,啊,哦,太爽了。”

在周萍忘情呼喊下,林青用力将鸡巴刺入,龟头穿过子宫颈进入花房,窄小温热的子宫颈牢牢束住的滋味要比来回摩擦还要过瘾。鸡巴被又紧又热的花心吸紧。

“轻点,太深了。”

周萍低声呻吟。林青手伸到她白嫩酥胸前抓揉着鼓胀胀的肉球,豪乳的弹性令林青爱不释手,卖力的抽送使周萍淫水流淌,双手用力搂住林青的腰,翘臀疯狂地筛动,紧窄蜜洞箍得林青的鸡巴甚是舒服,爱液的湿润使抽插更是顺畅。

周萍收缩小腹绷紧肉壁,一夹一夹的让林青十分舒服。她伸出柔软的香舌,在起伏间轻舔着林青的乳头。林青用力掰开她滑不留手的臀肉,手指抹了几下爱液涂到菊蕾上,轻插入肉涡探了一探。

“等一会儿在玩后面吧—老公。”

周萍嘴角凝笑十分放松,菊蕾虽然紧窄但手指还是渐渐深入。

“好吧。”

林青的中指没在她的直肠里旋了几旋,轻轻抽了几下退回来又用力插进。强烈的刺激使周萍长腿并拢,紧咬下唇,眉头深锁强,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肉壁收缩紧紧夹住鸡巴。

林青挺着龟头抵在宫颈研磨,听到周萍的急促呼吸,就着爱液的润滑快速抽送。周萍满头香汗喘息着,小手紧紧抓着床单,蜜洞里的肌肉剧烈收缩,将龟头夹的紧紧的,雪白长腿不知是该夹紧还是放松,无助的颤动着,酥胸前饱满的豪乳前后颠动。

林青俯下身,两肘支撑着体重,抓着她的豪乳,小腹快速的运动着,每一次都让鸡巴尽根插入。周萍脸颊泛起红晕,晶莹肌肤上冒出一层细密的香汗,充满弹力的蜜洞紧紧包容鸡巴摩擦蠕动。

林青大起大落的运动着,小腹撞击的声音伴随着孟桃娇嗲的呻吟喘息,火热蜜洞里紧紧的束缚和弹性将龟头夹烫的舒爽之极。林青压在周萍柔软的酥胸上,将她骄傲的豪乳压的变形,手抬起她的翘臀更深的插入。

周萍媚眼迷离脸色红润,微微张开小嘴喘息着,手抱住林青的背,臀胯轻轻摇动,白嫩的肌肤被汗水湿透,皱着眉头紧紧咬着樱唇,在林青的冲击下从发出急促的喘息,长腿无力的挂在林青腰间,随着他的深入抖动,蜜洞肉壁有规律的收缩着,潺潺流泻的爱液把林青的阴茎在蜜洞里泡得更大更硬,紧窄的蜜洞每一次收缩都给林青带来极大的快感。

她的指甲深深陷入林青的背,一丝疼痛带给林青更大的兴奋。林青两手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抱起,周萍手勾住他的脖子,雪嫩长腿越夹越紧,酥胸后仰使鸡巴和蜜洞更密切结合,“啵,啵,啵”软滑腻弹的臀肉和林青的耻骨撞击,混合着淫水不断发出声音,龟头一次又一次地深深插入子宫口。

周萍忍受不住强烈的刺激,螓首后仰高声淫叫:“啊,呀——”

酥胸快速起伏,豪乳抛上抛下,乌黑的秀发被披散开来,长腿环绕林青的腰不断迎合着冲击。林青双手抓住她的豪乳恣意把玩,亢奋地大力冲刺。周萍皱着眉头娇躯不住颤抖,喘息着承受林青的猛烈冲撞。

“哦,哦。”

周萍白嫩长腿用力缠住林青打着颤,蜜洞内的收缩蠕动由轻微变得强烈。子宫颈痉挛般紧束龟头,“不—不行—我—我不行了啊。”

她抱着林青剧烈的喘息着,晶莹的香汗大颗大颗滴落在高耸的酥胸前。

林青伸手将香汗抹遍她饱满的豪乳,爱怜的抚摸她散乱的秀发,抚摸她光滑的肌肤,从耳朵、脖子一直到弹性十足的豪乳翘臀,如饥似渴的亲吻着红唇,辗转来到酥胸吸吮紧绷的乳头。

周萍眨着娇媚的眼睛看着林青,侧身一翻将林青压在胴体下,伏坐在他身上,雪润的翘臀轻轻摇动,吞吐着浸泡在蜜洞的鸡巴。林青看着她汗湿的俏脸,手在翘臀上轻拍。周萍渐渐加快起伏的频率,林青托起她圆臀猛烈挺耸,她禁不住快速的冲击,手紧紧抓住林青的胳膊,胴体停止扭动软软的瘫下来。

林青侧身把周萍放倒,握着她纤秀的足踝,把修长大腿曲压在酥胸前,周萍莹白胴体弓成V型,林青俯身压上阴茎重重插进突出的肉缝,快速激烈的冲击着。

周萍抱住林青的脖颈高声淫叫:“啊,别,呀,不行了,噢——”

林青从上往下象打桩一样,把鸡巴重重杵进撑开的肉缝,阴囊一下下拍打在周萍翘起的臀沟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抽插水渍声、肉体撞击声、喘息呻吟声交织香艳淫靡。

周萍大腿无节奏的颤抖,内侧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,螓首后仰,发出哭泣般的悲鸣,火热的蜜洞内壁不规则的蠕动紧里着鸡巴。

林青也感到鸡巴再次颤动,加快动作拼命耸动着,如火的欲望在小腹间酝酿集结,龟头深深突入子宫口抖动,一股股的阳精喷涌。

周萍胡乱哼叫着把圆隆的臀瓣用力向上挺起,迎接林青的滋润,羞红着脸闭着眼睛左右晃动螓首,秀发四散,脸上满是梦呓般满足的神情,丰腴胴体也随着林青的射精而一阵阵的颤动,小嘴里发出弱不可闻的呻吟,过了好一会儿,才渐渐舒展眉头,红唇微张鼻翼翕动轻轻地喘息,轻抚着林青的脸,“老公,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啊。”

林青摸着她那还在微微起伏的酥胸。听到林青的柔情表白,周萍的眼圈突然一红,浮起晶莹的珠泪,伏在林青怀里轻轻啜泣起来。

“怎么了,宝贝儿?”

林青轻轻用力拭去她顺着脸颊滑下的泪珠。“好好的哭什么啊?”

“还有几天你就毕业了,我也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不能见到你了,人家舍不得你嘛。”

周萍的眼泪越擦越多。林青的心里也是一片黯然,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如此依恋,只好长叹了口气,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